章节目录 第85章 ||文|学|城

    避免此章的方法有1、订阅率80%;2、等待24小时。  “我师门甚严,一贯是禁酒的……”

    屁话, 你师门还禁妖仙之恋呢。

    白琅纳闷:“那我们要这两个杯子作甚?就算装进去茶水也会变成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回去孝敬上人。”钟离异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对杯子, 总要有人陪他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能是你牺牲牺牲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, 突然,钟离异的脚步停了下来。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“有人追踪。”

    白琅条件反射地抱紧了杯子。

    钟离异翻了个白眼:“肯定不是冲着这个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罢又朗声道:“道友为何不出来一见, 藏头畏尾像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这是从闹市往仓库走的方向, 道路宽阔,沿途却没有人烟。偶尔路过一两辆拉着货的马车,也不会轻易停下。

    几缕青烟从四周飘来,空气中浮动着浓郁的妖气。白琅捂住鼻子后退一步,手已经摸到了怀中的符箓。不多时,这股妖风中就出现了一个体格雄壮的男人, 他有一头又短又硬的黑发, 身着奢华俗气的皮衣, 那身腱子肉几乎要撑破腰带。

    从气息来看, 他比孔慎弱点,又比结丹期的丹道修者要强点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妖怪?”她问钟离异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钟离异怒道,“你躲开, 打起来怕误伤。”

    白琅正想劝他先谈, 谈不拢再打,可转眼钟离异已经动手了。

    他食指中指一并,剑诀立成,十几柄半臂来长的金色短剑环绕在他周围。白琅看出这些短剑都不是实体, 因为它们光泽通透,如柳絮般在风中浮动。

    她上前一步,想要劝阻,钟离异厉声制止:“退下!”

    十几柄金色短剑霎那间就出现在她脚下,将她围了起来。几乎是同一时间,一道青色妖风劈向她,被剑幕挡住了。白琅吓得踮起了脚,这些剑就贴着她的鞋子,袍角都被削短了一节。

    “咦?”原本成竹在胸的单岷发出一声惊叹。

    短剑不是飞过来的,而是凭空出现,一下子从钟离异旁边到了她这儿。

    这种遁法与剑法交融的传承,单岷还从未见过。若是看不懂传承,那交手时就有很大劣势,再说对方的修为也极深厚,要想拿下,只能从他护着的那名少女入手。她看起来弱不禁风,连筑基都没有,只要抓住她,那名剑修肯定会乖乖束手就擒的。

    单岷眼中凶光一闪,身躯逐渐由人类大汉变成了一头黑皮大犀牛,独角又长又利,还带一圈颜色奇怪的混沌光芒。

    “破法环?”钟离异嗤笑道,“没想到你还是神兽后裔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神兽已经无处可寻,但它们的血脉却从普通妖兽身上流传了下来。有些幸运儿会继承它们的特殊能力,单岷独角上那圈混沌光芒就是其中之一。它叫破法环,会让大部分人类术法失效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我用剑。”

    钟离异抬手一招,金剑拔地而起,其势贯通天地,两边密林都簌簌战栗,万里无云的天空眨眼就被阴霾笼罩。

    单岷心中一紧,剑修若是能自身剑势沟通天地,那应该离飞升不远。可钟离异气息虽然深晦,却没有给他那么危险的感觉。他作为妖修,本能向来准确,莫非对方还有压制修为?早知对方是这个程度,他根本不可能出手。

    现在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    单岷口中喷出一股灰绿色毒雾,将附近笼罩起来。白琅连忙屏息闭眼,刚刚摸到手的风符甩手出去,她大声道:“光谛洞青,玄风通兮!”

    周围的毒雾散去,白琅勉强睁开了眼,看见一只黑乎乎的蹄子伸向她。她吓得惊叫出声,抄起夜光琉璃杯就往身前一挡,这东西是酒仙亲手炼制,硬度惊人,居然没碎。白琅自己倒是被反冲的力道推出去好几米,她觉得她的尾椎骨都快断了,抽符的动作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那只爪子就在跟前,她只得空手掐诀:“五浊皆去,八景光明!”

    这是她目前能用的最具杀伤力的法诀,同属她所学的基础五行诀,却要逆五行而成,将金木水火土环环相克,破坏一切以五行构成的事物。如此紧要的关头,白琅再度看见了那股灰色真气,它以比平时快很多的速度在她经脉中运行,严密地控制着相克的五行灵气。

    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,犀牛感觉蹄下受阻,稍稍一滞的功夫,钟离异已经到他身侧。他一掌击中犀牛侧身,掌风穿破厚实的皮肤,瞬间剑气入体。犀牛仰天长啸,吐出一大口血,然后整头牛像被戳破了的米袋子似的瘪了下来。

    等周围毒雾散尽,白琅看见那只房子般大小的牛已经只有手掌大了。

    钟离异冷笑一声:“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抬手就要一剑把它戳死。

    白琅忙叫:“剑下留……留牛!”

    她抢在钟离异之前用夜光琉璃杯把地上的小犀牛罩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旁边又来了一辆万缘司的运货车,钟离异只好收回剑诀,他看白琅迟迟不起来便问:“你没受伤吧?”

    他想想都觉得后怕。因为这只拦路妖身具破法环,一般五行术对它都不奏效,而他自己又被封印限制了神识,毒雾中没法准确找到妖物位置。刚才白琅若是反应慢一点,现在肯定已经是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白琅一只手按住琉璃杯,另一只手撑地试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……我脚扭了。”

    钟离异只好俯身把她拉起来,然后搀着她走。

    白琅小心翼翼地将两个琉璃杯的口对在一起,里面的犀牛随着她跌跌撞撞的步子一边吐血一边摇来晃去。它流出来的血又被琉璃杯变成陈年烈酒,泡着密密麻麻的剑痕伤口,发出滋滋水声。

    钟离异于心不忍:“让我杀了它吧。”

    白琅斥道:“你修仙道,为何如此残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仓库了,白琅却发现折流不在。她本来还想了一堆借口跟他解释自己出去做什么了,又为什么摔断腿,现在都没用上。

    她坐在地上,将镜子拿出来甩了两下。

    折流从镜中落下,看见她的时候好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上人,你出门做什么去了?”白琅问。

    钟离异有点惊奇地看着她扔掉的那面假镜子。能移形换位的都是了不得的法宝,而他伪造的这面镜子显然不是。刚才白琅连真气都没用,也不知道她怎么把折流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见你们都不在,就想出门找找……然后……”折流顿了顿,“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空气突然安静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折流自己转移了话题,他指着白琅用来罩犀牛的杯子,“酒仙的夜光琉璃杯?”

    钟离异连忙解围:“对对对,正是酒仙杯,上人饮酒吗?”

    折流皱着眉摇头,又问:“里面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钟离异哑然,他看向白琅,用“说了让我一剑捅死”的眼神控诉她。

    白琅一拍大腿:“对,我差点把它忘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仓库里的石佛像在墙根围出一角,然后把杯子里的犀牛倒出来。犀牛试图出去,但四面已经被佛像牢牢围住,它那只角根本撬不动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凑到墙根看它。

    “是鹿或者马吧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鹿啊,你看它的角!”

    “独角马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犀牛不堪受辱,蹄子一撅,翻倒在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猜月楼九层。

    一缕黑烟飘出,落地化作一名黑袍女侍从,她单膝跪地道:“楼主,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孔慎斟酒的动作一顿:“怎么跟丢的?”

    “单岷在路上埋伏二人,他们打起来了,我怕露出破绽只能先撤。”

    孔慎点点头:“凡事还是谨慎一点为好。你把具体情况说说,单岷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黑袍女侍从摇头道:“单岷被他们带走了,不知现在情况如何。他与剑修在几招间就分出胜负,单岷不敌对方,于是想对修为更低的小姑娘下手。他放出毒雾,也不知道毒雾中发生了什么,等雾散尽,单岷已经被那个小姑娘俘获了。”

    孔慎放下酒杯,神情凝重:“真的是几招间就分出胜负了?”

    他虽然也能赢单岷,但赢不了那么轻松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黑袍女侍从紧张地回答,“那个小姑娘诡异得很。单岷身具破法环,她若是用术法,应该制不住才对。而她看起来也不像是剑修,修为更是不能入眼,不知道为何能在我都看不破的毒雾中拿下单岷。”

    孔慎喃喃道:“她是从天殊宫来的,天殊宫绝学妙通五行术自可破此环。”

    可当世修行妙通五行术的人很少,最有名的是夜魔君,其他人也都叫得上名号。孔慎细细回想,却没法把白琅跟他们当中任何一个对上号。

    莫非是魔宫新秀?

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!”白琅把这根竹签揣上,飞快地跑了。离开前她留意到孙归燕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,但也顾不上这么多。

    白琅能在孙归燕眼里看见怨愤。

    也是,孙归燕在明缘司埋头苦干十多年,还得苦苦哀求陈师兄才能留在这里。而她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小姑娘,有沈玉姝、裴素琴这些前辈师姐帮忙,不仅顺利进了明缘司,还在短短几天内拿到长签,能跟真正的司缘人共事。

    这种好事儿,总是会招人嫌弃的。

    白琅想这想那,到断缘司的时候又是一脸有心事儿的样子。那两个召她来的司缘人见她满脸愁意,不由问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事儿不方便出去?我们再叫别人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白琅缓过神来,连忙道歉:“不是不是,我方便的,就是行李还没收拾。”

    “储物袋给你,去打包了再来。我们还在等上面批文书,不急的。”

    两个司缘人一男一女,跟白琅说话的是个男人。这男人极胖,连脸长什么样子都看不见,层层肥肉堆着,但是说话声音却特别好听。女人样貌平实,身材高大,头发盘起来,分毫不乱,看起来有点孤僻。

    “谢谢前辈。”

    白琅回到库房,敲了敲折流的隔间,却听他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提早回来了?”

    折流听起来有点心虚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。白琅回过头,看见钟离异跟他站在一起,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
    白琅震惊:“你们去哪儿了?怎么从外面回来?”

    钟离异把东西放下,愉快地回答:“他那身伤不是好了很多吗?稍微掩饰下也能出门了。所以我们就去买了点万缘司特产,结缘绳啊、良缘铜钱啊、月老开过光的红线啊……这类的。”

    你们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买这些骗人玩意儿的?

    白琅把这个率先冒出来的问题扔去一边,问了个更关键的:“你们俩又没灵石在身上,不会是抢了人家地摊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钟离异对她的怀疑很不满,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,“万缘司的工作都是有月俸的,你去当值的时候有人送灵石过来,我和上人就作为家属代为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……是的,收到了衣清明股民们的请求,满足了加戏内容。(83中文网 )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