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84章 ||文|学|城

    避免此章的方法有1、订阅率80%;2、等待24小时。  钟离异见状不妙,奋力挣扎了一下, 结果还没等他摆脱锁链, 整个劫缘大阵就全部崩塌了。

    各种光怪陆离的色彩闪过,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白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站在一间杂乱库房里, 手中长剑已经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库房中间空心, 环形墙壁上凿着一个个储放物品的石龛。她抬头一看,整个库房竟然有百米来高,所放物品满目琳琅,一眼都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“上人?”白琅跌跌撞撞地从一堆玉石原料上爬下来,“钟前辈?”

    “在下复姓钟离。”钟离异的声音从一堆铜像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白琅连忙回头,把这堆铜像搬开, 然后从里面挖出了钟离异。

    “上人呢?”她问。

    钟离异一边抖掉剩下的锁链, 一边指了指白琅背后。白琅回头, 看见折流安静地盘腿坐在正中央的一大叠蒲团上, 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瞰着整个库房。

    白琅从蒲团山里抽了一个出来坐着,生死奔波这么久,她早就累得想趴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她问的钟离异, 因为没指望折流答出“不知道”之外的词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钟离异回答。

    白琅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绝望。

    钟离异接着道:“劫缘阵是用来押送囚犯的。也就是说, 我们是在去往万缘司的路上。即便大阵被破坏,此处也不会离万缘司太远。”

    其实位置对于白琅来说并不重要,反正现在折流一喊跑她就得跟着跑。

    “说起来……”钟离异迟疑着问道,“你们袭击司缘人, 是因为身犯仙魔之禁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白琅愣了半天才回答,“他是仙没错,可你到底从哪儿看出了我是魔?”

    “你明明……”钟离异皱着眉,还想说什么,但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白琅回头,果不其然,折流已经消失在了蒲团后面。再一回头,发现钟离异也消失在了铜像后面,露出一只刺满封印符文的手,朝她挥了挥: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这里她辈分最低,不得不听那两个指挥。可问题是她去看又能有什么用,万一这里真是万缘司,不就给人家送上门当菜吃了吗?

    白琅步伐沉重地走向仓库门口。

    她背后,钟离异悄声询问折流:“若在下没有看错,她在劫缘阵中用来击破封印的,确实是天殊魔宫的妙通五行术吧?”

    折流微微睁眼,复又闭上: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所以她是因为害羞才否认仙魔之禁的吗?真可爱啊……”钟离异摸了摸下巴,笑道,“十五年前,天殊宫魔君夜行天对阵扶夜峰主,此乃当世魔道法修与仙道剑修的巅峰一战,记载此战的溯影玉壁在千山乱屿都卖到天价了。我看过那么多次,没理由会认错。”

    须火燃兮……最后夜行天将扶夜峰主一击毙命的,正是她不久前用过的这句真言。

    此时,站在仓库门口的白琅正努力深呼吸,准备好应战。她捏紧了符咒,默背好几遍真言,然后猛然推开门。

    一大把玉制长签被塞到了她手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那人连珠炮似的说道:“真是磨蹭,一天前说的空玉简到现在还没送来,你是来这里吃闲饭的吗?要是再敢偷懒,司里可就不给你们散修这口饭吃了,直接让司内弟子接管此处库房!”

    面前数落她的是个样貌娇美的女人,穿着件看不出门派的普通道袍。她伸手在白琅脑门上戳了几下,不轻不重,口气严厉:“赶紧把这些玉签送去断缘司,然后把空玉简送来我们结缘司。”

    那女人看白琅有点呆呆傻傻,心下更怒:“你到底明白了没有?算了算了,我在这儿等你,你拿好玉简跟我一起送去。”

    白琅抱着一堆玉制长签,心想,这下事情就真复杂了。

    她让这女人稍等下,然后关了库房门,跑回去与另外两人商量。

    “她好像把我认成看管库房的散修了!”

    钟离异点点头,赞赏道:“路人脸还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白琅忽略他,对折流说:“她还让我同她一起万缘司送东西,我是跟着去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折流终于开口了,“万缘司很合适。”

    合适在哪里?白琅有点纳闷。折流传声道:“司缘人选自各大门派,三教九流皆有,你身份不易暴露。而且执签掌缘之后,大部分司内弟子不是在三千界游荡,就是在劫缘阵中押送犯人,很好藏匿行踪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也觉得挺合适的。”钟离异适时地□□来。

    白琅没好气地说:“你又觉得合适在哪儿?”

    钟离异展示了一下自己身上的封印符咒:“要是能混进去,正好可以帮我解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混进去就混进去,可你们都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回答。

    白琅一边收拾空玉简和玉制长签,一边痛苦地说:“等我混进万缘司,一定要先查查我上辈子造了什么孽……”

    白琅跟着门外等候的女人离开,一路被她数落,不过一路下来也听了不少关于万缘司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来她降落的地方是万缘司库房之一,里面储藏着不太贵重却也不可或缺的物资。一直以来,这些库房都由散修进贡物品填充,与之相应的,万缘司也会对附近的散修提供一定帮助。

    不过,最近在白琅降落的这间库房打杂的散修闭关了,走前临时换几个游手好闲的生面孔,新来的散修总是不能按时交付货物,这才导致前来取货的女修者如此气愤。

    眼看快要到地方了,白琅越来越慌,忍不住问道:“姐姐……等下我也要进司内吗?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姐?”女修者毫不客气,“我叫沈玉姝,你得喊沈前辈或者沈仙子。别跟我啰嗦了,你不跟进来,难道要我扛这堆玉简玉签吗?那多难看。”

    白琅气闷,只得跟着她埋头往前走。

    万缘司外围皆是亭台楼榭,十步一景,山水入画,雅致中不失庄重。来往的底层弟子看起都轻松愉快,面上放光,可见此处风水养人。不少弟子路过时都跟沈玉姝问好,因为结缘司虽然实力不强,却是最好捞油水的地方。

    所谓结缘,便是安排命数缘分。

    很多修道者修为不济,知道自己活不了多少年就要转世轮回,自然会想下辈子过得好些。若是打点好了结缘司,虽然飞升长生之事没指望,但一生没有大病小痛还是可以的。偶尔也有些情深意重的鸳鸯们,这辈子在一起不够,下辈子还想再续前缘,这可就得付出很大代价说服结缘司了。

    帮沈玉姝搬完东西,白琅还是没想到什么套话的办法。快离开的时候,她干脆单刀直入地问:“沈前辈,你们司里还收人吗?”

    沈玉姝嗤笑道:“结缘司可是肥差,你想进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希望吗?”白琅真诚地看着沈玉姝,“沈前辈,不瞒您说,我有非进万缘司不可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沈玉姝被她这不成功便成仁的眼神看得一怔,只得说:“近些年一心向道的越来越少,新入门的弟子大多为利而来,我们也没什么办法。你与他们不同,这个我能看出来,不过结缘司确实不好入……要不,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沈玉姝思索了一会儿,从怀里拿出一枚玉签交给白琅:“断缘司你知道吧?那里可是常年收人,只恨从各门各派搜刮来的后辈弟子不够多,现在连散修都不放过。你拿这个去找他们问问。”

    白琅在劫缘大阵里遇上的两个司缘人就隶属断缘司。

    在安排命数缘分的过程中,难免会出现疏漏,断缘司就是为了修正这部分疏漏而存在的。有些疏漏可能只是天上多下了两滴雨,但有些疏漏却足以惊天动地。因此断缘司所掌事物极其繁杂,司内弟子也必须丹鼎符箓御剑结阵样样都擅长。

    沈玉姝看白琅修为不济,但道心颇真,也想试一把她到底有没有魄力入断缘司。

    白琅欢喜地接过玉签,连声道谢:“多谢沈前辈,以后我给您备货肯定不敢再迟了!”

    沈玉姝挑挑眉,口气还算满意:“带上玉签,断缘司那些人该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白琅又揣着玉签到万缘司另一头的断缘司去。

    这里气氛比结缘司肃穆很多,亭台水榭渐渐少了,更多的是宫殿塔楼。所有建筑一律往高了建,而且守备也是越高越严。沈玉姝所指的地方,是离万缘司正门不远的小阁,没有匾额,门前石头上刻着“万缘皆出法,万法尽归缘”一行字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早上去外地,不知道什么时候落脚,还是连夜更了吧。(83中文网 )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