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目录 第83章 ||文|学|城

    避免此章的方法有1、订阅率80%;2、等待24小时。 首发哦亲

    白琅在三秒内想了个新策略。

    此时外面的拍卖已经开始,只听得一个个低沉压抑的报价声, 像催命符似的扣在耳边。前头拍出的无非就是灵丹妙药、神兵利器, 都大同小异, 所以也没出现什么值得留心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要行险了。”白琅拿着那块丝帕看了半天,问钟离异,“拍卖会结束, 你有把握带我离开这儿吗?”

    钟离异不知道她想做什么:“带你离开当然可以……但是我被万缘司追捕, 身份恐怕藏不住。”

    劫缘阵内,封印铁盔裂开的时候,两个司缘人被钟离异吓得落荒而逃,可见他即便被封,实力依然极为出色。而且他修的还是大道天遁剑法,正气浩然, 对妖魔之流有天然的克制。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兵刃相见乃是下下策, 你照我说的做, 应该不会走到这步。”白琅把丝帕递给他, “附耳过来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猜月楼规矩很严,若是九层卖场的格栅中来了贵客,一般都会派有眼力见的俊男美女侍奉。为了给贵客隐瞒身份, 侍从们还会帮忙出价、代卖。

    金自来就是干这个的, 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侍奉的是何人,因为那人在屏风后面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马上到月流丹了,金自来在一旁被威压弄得很累,忍不住擦了擦汗。

    月流丹是猜月楼的招牌, 每六十年才会拍一次,集六十年来最精粹的月华“帝流浆”炼制而成,对于妖族而言是不可多得的至宝。按理说这次猜月楼九层的通行玉佩应该被一抢而空才是,可正好相反,到拍卖开始这东西还剩了一堆。

    因为有位大能暗中包了场,妖族不敢与之相争,这枚月流丹就算不拍也是他的。

    而今日敢与那名大能同上九层的,除去赶巧的白琅,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。鱼双双把白琅找上来也是没安好心——反正通行玉佩剩了一堆,不如耍弄这呆子玩玩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外头有个清朗的声音止住了呈上月流丹的侍女,“我这边还有一物要卖,不知诸位有没有兴趣看看。”

    金自来听这声音很是陌生,于是在心中嗤笑这个二愣子。

    “去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屏风后头传来一声低低的吩咐。金自来讶然,从开场到现在,拍了多少灵丹、法宝啊?这位爷一句话也没说过。难道是闲得无聊了,想在月流丹来之前给其他人一点威慑?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金自来连忙走出格栅,看见一个人族修士正站在中央。他头戴斗笠,身着不起眼的灰色袍子,气息深涩,手里随随便便地抖着条丝帕。

    金自来一直在第九层侍奉,眼界是极好的,一下就看出这条丝帕的来路。它丝质柔滑坚韧,隐隐附着着妖气,是人面蛛丝织成的。人面蛛在魔境中见得多些,万缘司里基本没有,就算从其他地方逮来了,也不可能强迫它织出这么精美的帕子。

    金自来返回格栅,毕恭毕敬地对屏风后面的人说:“回禀大人,乃是条人面蛛丝帕,成色极好,买给宠姬们玩玩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屏风后的孔慎果然有点兴趣了。之前卖的不是丹药就是法宝,全跟修炼有关,无趣得很,这样漂漂亮亮的稀奇装饰倒是不多见。

    他正要开价,旁边的格栅却传来娇娆的询问声。

    “道友此物怎么卖?”

    提问的是个侍女,不清楚她背后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卖帕子的人笑道:“以物易物,换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孔慎眉头一皱,这种以物易物的方法倒是少见。

    卖帕子的人接着道:“能把帕子上这段妖文读出来的人,便能将它拿走。”

    一个粗犷的声音问道:“哦?这个换法倒是新奇,你手中丝帕可有玄机?”

    孔慎听出这是落城的妖怪,叫单岷,乃是夔牛后裔,实力极强,性情暴躁嗜杀,不是什么好惹的货色。

    卖帕子的人用故弄玄虚的口气回他:“道友好眼力。这方丝帕看似画的是风景,其实是千年前的古妖秘宝所在。这方秘宝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,只差一个路引将我带去宝藏所在之处。若是有人能指路,我便将丝帕给他,带他去寻这方秘宝。”

    单岷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这年头十个秘宝有九个是假的,道友莫要瞎抬价。”

    卖帕子的人声音一冷,听得人莫名发寒:“你要是觉得我诓你,自然可以不买。但我何必诓你呢?你引路,我替你寻宝,所得对半分。若是秘宝有假,我又从你这儿赚了什么?你又能亏什么?”

    单岷没说话,他那个格栅里的侍从发出一声惨叫,看来是被迁怒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其他人也都七嘴八舌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孔慎听了一会儿,觉得卖帕子这人说话逻辑严谨,头头是道。他换的是消息,又不是东西,就算骗人,自己也得不到什么,可见是真心想找出秘宝所在的。

    “诸位,听我一言。”孔慎发话了。

    金自来发现刚刚还吵吵嚷嚷的大厅瞬间就静了下来,他心下微惊,这位恐怕就是将月流丹内定的大能吧?

    孔慎沉思了一会儿,提议道:“不如这样,觉得秘宝可信的,都一起去寻这方秘宝,能拿到什么各凭本事。觉得秘宝不可信的,自然不用管它,安心等下一次拍卖吧。”

    金自来心道,这果然就是内定了月流丹的大能。他都让其他人安心等下一次拍卖了,最后那枚月流丹不就是他囊中之物吗?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孔慎的建议明显不在卖帕子那人的考虑范围,他犹豫一下,道:“容我问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退回了格栅。

    孔慎微微皱眉,卖帕子的人一身仙道剑气颇为深涩,看不出什么境界。可他却不敢做主,得回去问格栅内的另一人,那另一人到底是何来路?

    “和他一起的那位是?”孔慎问金自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金自来不该透露来客身份,但孔慎实在是高深莫测,他只好回答:“听巡逻的小妖说,是个从其他十绝境来砸场子的小姑娘,修为入不得眼。”

    修为低还能做主,一定是身份很高。身份这么高的人,没必要拿一张假秘宝图来骗他们玩。

    孔慎想通了这点,便道:“取月流丹来,结束拍卖,安排我与那人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他出示了一枚半月玉玦,金自来当场就跪下叩头:“是,楼主。”

    这半月玉玦正是猜月楼楼主的凭证。

    另一头的格栅里,钟离异问白琅:“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方才白琅让他出去做两件事,一件事是卖这方帕子,而且是把它当藏宝图卖;第二件就是,不管有谁说要买都不答应,等他们问几轮就回答“容我问问”,然后回来找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管等着。”白琅说。

    这时候外面却突然有人宣布拍卖结束了,钟离异急道:“让你说不卖不卖,现在都结束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白琅皱眉:“结束了也等着。”

    过了会儿,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有个样貌清俊的妖族侍从进来找他们:“楼主有请。”

    钟离异看向白琅,白琅给他递了个“不要乱说话”的眼神,也不知道他领悟了没有。

    两人被侍从引到大厅另一头的隐蔽回廊中,不知绕了多少圈,两边拉门上那些色彩浓烈的画看得白琅眼睛都疼了。

    “到了,二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拉门一扇一扇地打开,过了好几分钟才开到头,上面的画由浓艳到雅致,色彩也由明快到平淡,越看越觉得玄远幽深。最末端的房间里摆着一个巨大的雀翎形屏风,上面涂抹着一只只或睁或闭的紫色眼睛,密密麻麻,分为妖异。

    再定睛一看,这屏风下还端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此人男生女相,样貌柔美妍丽,斜插一根半月玉簪挽起青丝,穿一身及地的深紫色外袍。他袍子上的雀翎图案又像眼睛又像花,远远看去有种说不出来的迷幻感,让人不敢接近。

    白琅花了好长时间才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好脾气地等着,甚至斟了半盏花露酒:“请问二位是从哪个绝境来的?”

    白琅不会说是灵虚门境内的,钟离异不会说是千山乱屿境内的。编又怕编出两个不同的答案,所以白琅使了个眼色,由比较擅长说谎的钟离异回答:“天殊宫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又又又又又出差。

    明天晚更会补番外,不要等太晚。(83中文网 )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